笔趣阁 > 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我是包衣我光荣
第七百八十九章我是包衣我光荣(第1/1页)
  
  朴智贤的心已经彻底碎了,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竟然变得如此的无耻。她在心里?#24213;?#31048;祷,希望有人能够?#20154;永?#33510;海。
  
  那个身影再一次出现在朴智贤的脑海?#26657;?#20063;许只有他能帮到自己吧!可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大男孩会在哪呢?
  
  脚步声越来越近,朴智贤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每次脚步落地的声音就像踩在她的心头一样,泪水在这一刻无声的花落下来,朴智贤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哭出声来。
  
  郑忠利在家中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人影,他气急败坏的又开始摔东西。就在此刻一个声音打断了郑忠利:“?#25918;?#25165;!你的妻子呢?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女真甲兵的话吓得郑忠利一个激灵,他“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口中诅咒发誓绝没有说一句谎话,最后女真人甲兵一脚将郑忠利踢开亲自搜查。
  
  他们在屋内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又喵向了院中的两个大酱缸,一脚一个踢翻了大酱缸除了满地的大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朴智贤的心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听到大酱缸碎裂的声音,她的?#28526;?#21523;得惨?#20303;?#24184;好?#31508;?#27809;有躲在里面,不然此刻早已被女真人发现。
  
  但躲在院子中间柴草堆中同样不?#36393;?#26089;已女真人若是搜查这里怎么办?只要将外面几层柴草掀开就会露出朴智贤的身影。
  
  好在院子中的柴草堆实在是太显眼了,包括郑忠利在内的三人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柴草堆。
  
  找了一会无果后,郑忠利就要带着人去别处搜查。就在他们要出门时,一个甲兵把目光放在了柴草堆上。
  
  他停下了脚步向着柴草堆走开,那沉重的脚步声几乎吓得朴智贤立刻逃走。
  
  围着柴草堆走了一圈,女真甲兵想要伸手去搬柴草。可他看了一眼柴草后改变了主意,随手抽出钢刀一刀又一刀的向着柴草中插了下去。
  
  朴智贤听到刀入柴草的声音眼睛猛然睁大,双手死死的捂住嘴巴。这一刻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下一刻被一刀插在身上。
  
  院外传来了另?#24187;?#22899;真人催促之声,几刀下去没有发现什么的女真甲兵放弃了搜查。随手一刀刺入了柴草堆,扭头答应了一声。
  
  可就是这一刀刺入柴草堆?#26657;都餿创?#30772;朴智贤的衣裙扎进了她的大腿中一分。剧烈的疼痛让朴智贤差点叫喊出生,她用小手抓着衣袖轻轻的捂住了伤口。
  
  钢刀收回时在衣袖上擦过,那一丝血迹被朴智贤的衣袖留下。当女真人走出院子的时候,朴智贤身子一软靠在了柴草堆里。
  
  刚才那一刻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若是再来一次不知道还能不能叫出声来。也许是心中的那个身影给了她力量吧!握着那?#22534;?#31456;,朴智贤的心中充满了希望。
  
  被驱赶到村头空地上的朝鲜人一个个忐忑不安,尤其是听到那一连串的惨叫声,?#34892;?#20154;更是直接哭出声音来。
  
  在周围一群女真人虎视眈眈之下,没有人升起反抗的念头。他们只能无声嗯哭泣,忐忑的?#21364;?#33258;己的命运。
  
  直到一个时辰后,女真甲兵才陆?#21483;?#32493;的从村中出来。他们来到村民前将一个个人头丢在了地上,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村民们再也忍不住哭出声音来。
  
  这时郑忠利走了过来,来到村民们身前站定说道:“大家都?#40092;?#25105;,这里就不做自我介绍了。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是为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大家都成为?#24187;?#20809;荣的包衣。这个机会可不多,是我为大家争取来的,希望你们所有人能抓住这个机会!”
  
  一群朝鲜人都疑惑起来,他们相互询问,谁也不知道包衣是个什么东西。
  
  听着大家的议论,郑忠利再次开口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包衣呢!就是认?#24187;?#22899;真老爷作为主人,听从女真老爷的吩咐,全心全意的为女真老爷做事!
  
  能够为高贵的女真老爷服务办事的机会可不多啊!成为包衣后就能仅次于女真老爷,在朝鲜人中就是人上人。
  
  以后再有人敢欺负咱们就能报出女真老爷的大名,有女真老爷撑腰还?#38376;?#21035;人吗?所以说这个机会可不多,还希望大家一定要抓住,成为?#24187;?#20809;荣的包衣!……”
  
  郑忠利在前面唾沫横飞,说到高兴之处双手握成拳头在空中来回的?#28216;琛?#21487;在村民中认真听得人却不多,听到需要认女真人为主人时不自觉的选择了无视。
  
  就在郑忠利说到兴奋之处时,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呲!说的好听,还不是给别?#35828;?#22900;才!”
  
  这个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郑忠利的脸色瞬间留变了,眼神阴冷的盯着人群中的一个汉子。
  
  他用手一指那个汉子说道:“金三元!你给我滚出来!今天就从你开始,你认不认女真老爷为主人?”
  
  金三元迟疑了,他略微一犹豫留看到了一旁嗯女真人眼神不善的看了过来。那一瞬间他的身体冰凉,双腿一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哈哈哈!!”郑忠利仰天狂笑,他不屑的看着一种村民吼道:“还有谁?还有谁不?#25954;?#24403;包衣的都站出来!”
  
  见到没有人说话,都不敢看着自己的眼神。郑忠利?#28216;?#30528;拳头高?#26263;潰骸?#25105;是包衣我光荣!都跟我喊,我?#27492;?#19981;跟着喊!……”
  
  看着郑忠利卖力的在人群前带头喊口号,巴?#25351;?#28385;意的点点头。自己新收的这个包衣奴才还不错,不亏是读书人,蛊惑人心还是很有一手的。
  
  这人不仅没事能给自己读三国,还能帮自己多多收服朝鲜?#35828;?#21253;衣,这个买卖做的划算。
  
  努尔哈赤十分的喜爱三国,认为这就是一本兵法的教科书,平?#26412;拖不?#35753;人读给他听。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所以三国在整个金国内部十分的盛行,就算普通的甲兵都会人手一本。看不看的懂无所谓,但家中必须要有这本书。
  
  只是郑忠利眼睛在人群中来回的扫动,不停的寻找朴智贤的身影。这个贱人藏到哪去了呢?
  
  阅读网址:m.
  
  

疯狂赌徒2送彩金
三肖中特期期、准黄大仙五点来料 cba赛程表2014-2015 实体店代购赚钱 山西新11选5预测 安徽福彩中奖后怎么兑奖 开心棋牌好坑 幸运农场走势图直播 nba2kol官网 陕西快乐10分任4统计 星空棋牌手机版下载安卓 大乐透投注算法公式 六肖中特长期免费公开资料 男人做什么路边摊赚钱 金博棋牌是不是关网了 泳坛夺金彩票 双色球周日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