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悲风公爵 > 第172章 ‘质’!
    难民们?#32842;?#30528;,他们默默地看,看着那?#24187;?#20029;的、睿智的女士。
  
      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们也不可能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他们自己当然也很清楚。
  
      ‘悲风领真的没有粮食了吗?’他们心中有着这么一个问题,但是他们不敢?#39135;?#21475;,也不能?#39135;?#21475;。
  
      他们的身份是什么?
  
      ‘难民’!‘逃难者’!‘肮脏的?#24405;?#31181;’!
  
      ‘贵族老爷’最?#19981;?#36825;么称呼他们——‘肮脏的?#24405;?#31181;’!
  
      他们自然不会认为眼前的这位女士会这么想,因为如果她真的这么想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收留他们,只要放着不管,那些‘该死的贵族’就会把他们驱逐。
  
      他们是被收留的,是‘寄人篱下’的……
  
      “他娘的,我不信!”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了过去!
  
      一个吊?#24050;?#30340;?#24515;?#20154;?#25112;?#20102;拳头,质问道:“这?#21019;?#19968;个领地,怎么可能会没有吃的给我们,你噗——”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拳头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你他娘的说什么?!”一个壮硕的男人,红着眼睛,手上抓着那个吊?#24050;?#30340;衣领,“你他娘的想说什么?!再说一遍?!”
  
      吊?#24050;?#25423;着壮硕男人的手腕,咆哮道:“这?#21019;?#19968;个领地,怎么可能没有给我们吃的东西?!”
  
      “你他娘的——”
  
      壮硕男人怒吼一声,和吊?#24050;?#25197;打了起来。
  
      ‘怎么可能没?#26657;俊?br />  
      说句不好听的话,那个吊?#24050;畚食?#20102;绝大多数人心中的疑惑。
  
      许多人?#37027;?#22320;看了那位女仆长一眼,心中忽然‘咯噔’了一声——
  
      “让开!”
  
      那个拥有着一双明黄色眼眸的男人气势汹汹走了过来,对着他们低喝了一声。
  
      难民们神色不自然地给塞万提斯让开了一条道,畏畏缩缩地站在了一边。
  
      和‘女仆长’不一样,这位‘领主大人’看起来很凶。
  
      塞万提斯面色阴沉,走过去抓住了吊?#24050;?#30340;肩膀,害得吊?#24050;?#33080;上被打了一拳。
  
      吊?#24050;?#21676;牙切齿地用手肘撞向了塞万提斯,但手肘却像是撞到了一块石头上,令他痛呼出声:“嗷!”
  
      “放手!”
  
      愤怒的壮硕男人准备向吊?#24050;?#30340;打一拳,他不知道那只?#36136;?#35841;的,但多半是来帮自己的。
  
      不过和他所想的不太一样,一个冷冷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26657;?#35753;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整个人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
  
      他在震撼中放开了手,抬头望去,只看到了一双明黄色的眼睛。
  
      “你,你干什么?”
  
      吊?#24050;?#24778;慌大?#26657;骸?#25918;开我,快放开我!”
  
      塞万提斯把吊?#24050;?#32473;提了起来,他的双脚在空中不断晃动,用力伸直了脚,却连脚尖都够不着地面。
  
      他的身高只有五呎半,而塞万提斯却有六呎多高,在黑龙把他提起来之后,他的脚尖就够不着地面了。
  
      “喂!快放下我,快放下我!”
  
      难民们和贵族们目送着塞万提斯提着那个吊?#24050;?#19968;步一步走到了营地大门外,女仆抱着那个小女孩,一言不发。
  
      “哎哟!”
  
      吊?#24050;?#34987;塞万提斯丢到了地上,他愤怒地瞪着面无表情的塞万提斯,“你——”
  
      “记住他!”塞万提斯对守门士兵命令道:“以后不?#24066;?#20182;再进入难民营,这里是收留难民的地方,不是收留不知感恩者的地方。”
  
      吊?#24050;?#19968;下子就愣住了,他嘴唇不?#21916;?#25238;,好像才意识到了自己刚才干了些什么。
  
      “不……”他张口想要央求塞万提斯放过他,但是他刚刚开口,只吐出了一个音节,守门的士兵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他们昂首挺胸,满目骄傲,异口同声说道:“是的,公爵大人!”
  
      吊?#24050;?#34987;吓得一哆嗦,冷汗直冒。
  
      他,他是‘公爵’?
  
      “你别想进来了!”
  
      塞万提斯转身就走,但是一个守门士兵却凶狠的威胁道:“你这个不知道感恩的人,惹了公爵大人,别想再进去了!”
  
      难民们的视线越过了大门,看向了那个吊?#24050;郟?#30475;到他孤身只影地坐在地上,看起来似乎格外的可怜,但是谁不知道,他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
  
      慢条斯理地走回了女仆身边,塞万提斯看了女仆一眼,然后又看向了难民们。
  
      ‘你做不到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
  
      “你们也是那么想的吗?”塞万提斯轻声问道:“告诉我,你们是否也是这么想的?”
  
      面?#38405;?#20809;灼灼的塞万提斯,面对这声质问,看着站在一旁?#32842;?#19981;语的‘女仆长’,许多人都很羞愧,低下了头。
  
      “瑟拉好心收留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想?”
  
      黑龙双手环抱,歪着脑袋问道:“为什么你们要怀疑我们手里就一定有粮食?”
  
      “悲风领原先不适合种植作物,去年的收成并不好,今年还没到农收,我们什么都没?#23567;?#36817;些日子,悲风领的人口又增加了不少,食物原本也只是勉强够用而已,但是多了你们,一切就都不同了!”
  
      “你们不是悲风领的人,不是我的子民,因为瑟拉的好心,你们有得吃、有得住,之后还会能工作。你们可知道逃难者不只有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些人,在其他地方,还有几个难民营。”
  
      “食物消耗的速?#32676;?#24555;,就连我们都需要食用那些魔兽、魔物的肉来过日子——因为我们已经?#32942;?#20102;——这样才能多分配给你们一些正常食物。”
  
      “但是,你们能告诉我——你们刚才在想些什么吗?”
  
      塞万提斯平静的面容忽然变得狰狞!
  
      他对着那些难民咆哮道:“告诉我,你们在想些什么?!”
  
      面对塞万提斯的质问,所有难民都?#29273;?#30340;低下了头,无言?#36828;浴?br />  
      女仆用手护住了小女孩,但是小女孩愣了一下之后,还是被吓哭了。
  
      “呜……呜哇!”
  
      塞万提斯瞥了那个小女孩一眼,冷哼了一声:“走了!”
  
      女仆看了塞万提斯一眼,叹息了一声,把小女孩还给了她的父?#20303;?br />  
      亨利呆愣愣地抱回了自己的女儿,看着黑龙和女仆转身离去的背影……眼泪忽然就流出来了。
  
      “对不起,女仆长大人!”他低头弯腰,哭喊道:“真的很对不起!”
  
      僵硬的身体好像被这一声道歉所?#21483;選?br />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啊!”所有人都哭喊道。
  
      他们给黑龙和女仆让开了一条道,目送着他们从难民营中离开。
  
      眼中?#20102;?#30528;愧疚的泪光,紧咬着牙关,是因为感觉到了耻辱——为曾经居然会怀疑那位女仆长的自己感到耻辱和羞愧!
  
      背对着他们的女仆嘴角勾勒起了一个愉悦的微笑。
  
      ?#38712;?#20040;样?”她挑眉问道。
  
      ?#21834;?#21482;不过是从‘无可救药’变成了‘还有得救’而已。”黑龙嘟哝道。
  
      那个吊?#24050;?#30475;着说笑的黑龙和女仆,希冀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但是他眼看着‘领主和女仆长’从他身边经过,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呜,呜,呜呜……”身后的那人忽然哽咽起来了,然后悔恨大哭。
  
      女?#24466;?#27493;顿了顿,然后在黑龙的扶持下上了马车,离去。

疯狂赌徒2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