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港乐时代 > 第九十三章 约定

  “大家各自埋位,十分钟准备,陈光哄你准备注意提前清场,不要让闲人闯进来,灯光、摄影、道具,各?#32422;?#26597;手头上的东西,演员准备入场埋位,”冯翠凡拿着个大声公一边走一边指着他们喊着。
  “action”
  随着场记的打板声下,摄影机开动起来,本集正式开拍。卢东杰双手交叉合抱站在后边外围,紧盯着整个剧组的运作,虽然他也是编导之一,但更多的只是参与编剧工作,对于其他的自?#24187;?#24517;要过多指手画脚了。
  “ABCD,大头绿衣,追唔到贼,就吹BB!”
  第一场?#25918;?#25668;的就?#21069;?#28436;飞女的红豆妹,在满是人群的楼?#20048;?#29378;奔,扮演差人陈强和陈润如则兵分两路搜寻着,那种狭窄的空间内,在肤色各异的人群?#26657;员?#36824;有一群小孩子在唱着童谣取笑着。
  这是一首在二三十年代香江流行的童谣,ABCD是指敬队中不同肤色的軍装巡敬,歌詞?#34892;?#23481;的是当时差人上街追賊的情況,?#32422;?#25552;醒市民听到BB(警笛)声要协助捉賊,但后来这首歌却视作为讽刺敬队的无能。
  香江敬队在五十年代之前对不同籍贯的差人,?#21069;?#19981;同的字母编号来标识的,欧美籍的白人则是A为首,其次是英联邦的印渡籍(包括吧基斯坦)以B为首,最后即是大部分都是广東籍的则以C为首,另外也从鲁东的威海卫招募了一些当地人,但因为他们听不懂粤语话,则以D为首,以示区别。
  重慶大廈这里聚居着许多印巴人,印巴小孩和华人小孩相互敌视,还经常为争夺周边的游乐场地盘而相互「开片」,在这里能经常听?#20132;?#20154;小孩唱这首童谣来取笑这些印巴籍「差?#23567;?#24046;妹」。
  这?#24043;分鶼放?#24471;很顺利,卢东杰只给红豆妹讲了几个要点,本来预计她?#19981;酦G几次的,没想到她悟性不错,把一个跳脱的飞女形象表现的相当真实,简直如同在本色演出。
  今天的外景拍摄最终剪辑出来的画面预计是十五分钟的戏,但却用了整整四个小时去拍摄,对于以效?#25163;?#31216;的电视圈也是相当浪费了,可见外景拍摄比在录影厂困难太多了。
  霓虹灯影下,金巴利道上。
  茶足饭饱后,两人挽手漫步在热闹的街道上,犹如一对小情侣一般。楚楚姑娘看着身旁的卢东杰陪着她?#23383;?#22320;踩着每一块方格砖,忽然感觉整座城市都是那么轻快。
  两人本来说好是去吃潮州菜的,最后却被她带去一家老店「一品香」吃了沪菜,对于吃惯了粤菜的卢东杰来讲,换个口味也是新鲜,毕竟在香江的正宗沪菜铺?#20961;?#19981;多,「一品香」和「三六九」算是比较出名的了,不过最后卢东杰发现那里的熏鱼、?#28909;狻?#27833;爆虾、烤麸、百页等都极为美味。
  “你说如果我去报名香江小姐会怎么样?”楚楚姑娘美眼轻?#26657;?#26126;?#21700;?#23194;,问出了一个让卢东杰颇为意外的问题。
  “就你还想去报名竞选香江小姐?如果我是评委,你连初选都入不了”卢东杰微微摇头笑道,毫不留情地打击她的积极性。
  “?#20197;?#20040;就不行了,本小姐也是智慧与美貌并重的”楚楚姑娘停下了脚步,白他一眼,气哼哼的道。
  “请?#20351;?#23064;你今年芳龄几何呀?是还未够称吧”卢东杰一脸好笑的看她。
  “哼”楚楚姑娘扭过头,不理会了卢东杰。
  今年的香江小姐竞选确?#24403;?#24448;届做出了不少更改,首先是年龄上,由以往的十八岁至二十四岁,改为十七岁至二十七岁,学历上亦未有硬性的规定,只须口齿伶俐、对答如流,即使是小学文凭程度,不谙英文的亦无关系。
  虽然看似降低了门槛,给予了一些女孩公平的机会,不过这也是表面的,从前几届的三甲来看,受评委喜爱的,无非是年轻貌美、身家清白的模特儿,要么是五官端正、知书识礼的书院女孩,至于其他几项都不?#21152;?#30340;,基本都是陪跑的。
  “你刚才有留意到导演冯翠帆身边的那个女孩了?”卢东杰装作没看到她的小脾气,反而笑着问了一句。
  ?#20843;看?#30528;顶帽子,拿着剧本前前后后跑的那个?”楚楚姑娘朝他疑惑的眨眨眼。
  “你认出她是谁了吗?她...”卢东杰笑着点了点头。
  “我哪管她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楚楚姑娘用手轻轻撩了下被风?#28783;?#30340;发丝,直接打?#19979;?#19996;杰的话,她不想跟卢东杰在一起的时候,谈论起其他女孩子,尤其是长得很漂亮的那种。
  卢东杰此时不再说话了,棱角分明的侧?#24120;?#22068;角微微朝上翘起,像是在轻笑。
  楚楚姑娘轻轻吸了一口气,把手挽得更紧了一些,撒娇地道:好了,那你跟我说说她谁啦”
  “章玛丽”卢东杰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章玛丽?她不是前年的港姐冠军吗,?#19968;?#20197;为她是冯导的跟班呢”楚楚姑娘?#25991;?#30452;直的望着卢东杰,难掩惊讶之色。
  ?#20843;?#20197;说,别以为港姐就是风光无限的,选美就是选美,虽然说什么美貌与智慧并重,但一般还是看外表比较多。理想的美女,当然是有出众的外表加上出色的内在”卢东杰不紧不慢地说道。
  听完卢东杰的一番告诫,楚楚姑娘脸色?#34892;?#24847;兴阑珊了,低头喃喃自语了几句。
  两人又是一阵无言地往前走了一段路,卢东杰忽时手臂一阵疼痛,让他颇为郁闷说道:“大小姐,我不是?#38047;?#20160;?#21561;?#32618;你嘛?”
  “我行到脚都软了,你来背?#19968;?#21435;”楚楚姑娘眨着眼睛说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红豆妹,我不是前世得罪你嘛,今世还要为你做牛做马”卢东杰没好气的瞥她一眼。
  最后还是卢东杰落败了,谁叫他之前签了不少不平等条约,只好蹲下扶公主上马了起驾了,准备打道回府了。
  楚楚姑娘把下巴轻轻抵在卢东杰肩膀上,眼睛笑成两道月牙,往他耳边吹了口气,轻轻地道:“喂,你能不能再给?#39029;?#39318;歌呀,我?#19981;?#21548;”
  卢东杰把她往上托了?#26657;?#24819;了想,然后略带沙哑的声音开口哼唱着:
  还记得当天旅馆的?#25490;?br />  还留住笑着离开的神态
  当天整个城市那样轻快
  沿路一起走半里长街
  .........
  楚楚姑娘可能永远都忘却不了这个夜晚,在泛黄的路灯下,清冷的街道上,她趴在卢东杰的后?#24120;?#19968;路上听着他慢条斯理地吟唱,她脸上泛起甜蜜的微笑,眼眶中却溢满了眼泪。

疯狂赌徒2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