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活系男神 > 第246章 别打架

  既然如玉认为自己能搞定,汪言就没理会,直接转身去食堂吃饭。
  刚才一来一回花掉大概50分钟时间,下午1点半正好有节专业课,挺紧张的,所以汪言没多耽搁,随便点了一份霸王套餐。
  霸王鸡腿、软炸鲜蘑、西红柿炒蛋、一条酥鲫鱼、5两米饭。
  米饭可以无限添加,售价仅为22块钱。
  味道居然还阔以,神奇!
  吃饭的时候,汪言很是为自己骄傲。
  如此平易近人的神豪,我就问问还有谁?
  ?#19978;?#32570;碗汤啊……
  正觉得有点干,面前多出来一瓶营养快线,紧接着,学姐李舒云笑眯眯的坐到汪言对面。
  今天的美院学姐打扮得很干净,T恤热裤,长发绑成马尾,露出宽大饱满的额头,眼睛明亮有神。
  “吃饭怎么不买水?请你喝。”
  语气带着一点儿嗔怪,真像正牌大姐。
  汪言考虑一下,感觉在食堂被下药的可能性并不大,于是拧开瓶盖,咕咚一大口。
  “谢谢!”
  李舒云笑眯眯看着,摇头不说?#21834;?br />  等到汪言重新开始扒饭,才突然问:“十一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玩……什……么?
  汪言下意识的调出李舒云的?#26623;希?#39068;值91,身材95,特殊84。
  心里突然?#34892;?#29468;测。
  可能是画画写生、漫步丛林山水间的一些正常游玩吧……
  咦?!
  95分的身材,好像是历史以来最高啊……
  有点意思。
  啊呸!没意思!
  “十一我要出门,而?#19968;?#26469;以后,班里有集体活动。”
  大少直接拒绝。
  李舒云和93车性质不一样,可能是个麻?#24120;?#25152;以多少都得?#37221;?#19968;些。
  “去哪儿?”
  但是,她却没有放弃的打算。
  “帝都,然后是莽山温泉。”
  汪言快速扒掉最后一点饭,动作放肆却不失优雅,然后掏出纸巾来擦擦嘴,抄起营养快线对她晃了晃。
  “谢谢你的水,我去上课了,拜拜!”
  “拜拜!”
  李舒云笑着挥手,没再跟着。
  又拒绝掉一个大美女,汪帅帅心情大好,走路都屌屌哒。
  回到教室,距离上课大概还有15分钟,班级里却已经坐满一半人。
  教室最后面搁着一排洗脸盆,里面装着凉水,镇着各式水果,那两个大西瓜尤其显眼。
  学校条件简陋,但是并不能难倒勤劳智慧的吃货们。
  如玉又在跟女生们胡咧咧:“身为经济班的班长,却跟着旅游班的姑娘走,丢人,忒丢人!”
  女生们看如玉简?#31508;?#21069;所未有的顺眼,纷纷附和。
  “就是!”
  “极其不像话!”
  “我们饺子哪里比那个何苗苗差?”
  “别扯我,我又没怎么着!”
  “哎呀,饺子你就努努力,帮班长收收心嘛!”
  汪言安安静静坐到荷?#32423;?#26049;边,问:“谁又提起这茬儿的?”
  荷?#32423;?#23545;着如玉的背影呶?#24043;歟骸?#37027;货呗!”
  川娃摩拳擦掌的问:“哥,上节目不?”
  “晚?#31995;摹!?br />  大少冷笑点头。
  其实如果如玉不提那茬儿,女生们大概不会再说什么,谁都没规定不能交外班的朋友吧?
  大嘴巴就是晓得汪言对班里女生没想法,所以在那儿搏好感划拉对象呢!
  问题是……有用?!
  该?#19981;?#21733;的,怎么都不可能?#19981;?#20320;,就痛快痛快嘴呗!
  如玉这货,能活到这?#21019;螅?#21487;能是?#34892;?#31070;奇的第六?#23567;?br />  正叭叭着,突然莫名其妙的一回头,一眼就瞄到坐在荷?#32423;?#36523;旁的汪言。
  (⊙?⊙)!!
  再回头,马上急转弯。
  “其?#34507;?#38271;内心深处还是爱着大家的,跟小仙女儿出去一趟,饭都没吃,特意为大家买来那么多水果,?#21015;?#33510;苦的拎回教室冰镇上,你们看那俩西瓜,多甜!”
  嗯?!
  都没?#24515;兀?#20320;咋看出来甜的?
  围在一块的女生发现如玉一个劲儿的挤眉弄眼,表情带着哭相,顺着他的目光往回一看,终于发现从后门?#24179;?#26469;,正在最后一排端坐微笑的汪言。
  呀!
  顿时做鸟兽群散。
  昨天汪言把女生叠罗汉的场面,大家可没忘呢。
  咱班的班长,绅士的时候是真的绅士,凶的时候是真的谁都不惯着,怕怕!
  如玉灰溜溜的滚回教室后排,正在绞尽脑汁的编造理由,松鼠突然冲进教?#25671;?br />  喘着粗气,满头大汗,表情焦?#34987;?#28982;,直到看到汪言,眼睛骤然一亮。
  “老、老大,咱、咱小舅子……跟人打起来了!”
  “什么?!”
  汪言嗖一下弹起来,拉着松鼠就往外面冲。
  ?#38712;?#20040;回事?在哪儿?”
  “体育馆!”
  “卧槽!?#20540;?#20204;,跟汪哥走!”
  如玉一下子蹦起来老高,气势汹汹的跟着往外冲。
  班里总共7个男生全跟在后面,到门口正好碰到徐天赐和胡亮,拉着就走。
  “哎哎,干嘛去啊?!”
  有两个货莫名其妙?#30007;?#22859;:“跟汪哥打架去!”
  女生们都吓够呛,饺子楼楼一个劲的喊汪言:“班长你别冲动!”
  “汪言你别打架啊,找?#40092;Γ ?br />  汪言回头叮嘱一句:“楼楼你在班里待着,维持秩序,微信里通知导员一声,我去看看。”
  打架是不可能打架的,哥可是神豪来着。
  一行人快步赶往体育馆,汪言终于来得?#25226;?#38382;事情经过。
  松鼠喘匀气,开始讲述过程。
  ?#38712;?#20204;不是快要组织篮球?#28909;?#20102;吗?
  宋辰和我都会打篮球,中午吃完饭就打算去体育馆跟人混个3v3的场。
  然后正好碰到旅游班的傻哔,被我俩和2班的一个哥们儿收拾成一个光头。
  结果那货不服气,喊来两个体院的哥们。
  我们怎么打得过?
  不过输就输,我们又不是输不起,但是那傻哔开嘲讽不说,还踩咱们经济班!
  我和宋辰气不过,还回去几句,那傻哔就指着宋城的鼻子骂:你?#21069;?#30427;产废物小白?#24120;?#38500;了骗女生还会点?#21486;?br />  都是在一块上大课的,虽?#24187;?#26377;?#35813;?#36947;姓,但这一听就是在骂你啊!
  宋辰就急了,摔下?#36335;?#23601;要上,然后就推搡起来了。
  我一看情况不对,那边人多,而且好多体育生,赶紧回来找人!”
  晕!
  感情还是我惹的祸?
  锅从天降,汪言有点哭笑不得,但又清楚,类似的?#38706;?#26089;晚难免。
  大学生是最容易因为一点小?#38706;?#24341;发矛盾的群体。
  血气方刚,精力充沛,上没有养家的压力,下没有高考的逼迫,明明没有见识过社会,却总以为自己那套是对的,好多人都是沾着火星就爆炸。
  少数顶尖学府可能因为学业繁忙,没有那么多精力搞?#38706;?85往下,就没听说过哪所大学不打架的。
  当然,如果能够换种方式解决,最?#27809;?#26159;别打架。
  都是年轻人,上头以后,下手没轻没重的,伤着谁都不好。
  “你特么就自己撂回来,把宋辰撂那儿?!”
  汪言没说什么,如玉炸了,骂得松鼠抬不起头。
  但是松鼠其实有他的理由。
  “1v1宋辰最起码还能支吧一阵子,?#20197;?#19978;去就是群殴!我俩打球都没带手机,人家分分钟叫来一群同学,就我们两个,怎么打得赢一群体院的牲口?!”
  川娃吐口吐沫,狞笑发狠:“狗日的!老子今天就看?#27492;?#26356;牲口!”
  得,都有点上头。
  小舅子宋辰面冷心热,看着高冷,其实人缘很好,听闻他的遭遇,大家心里都窝着火。
  一行总共10个人,很快冲到体育馆篮球场。
  ?#25112;?#38376;,就看到宋辰正被一个身高至少1米9的大个?#27704;?#30528;胳膊,然后另外一个矮个子上去就是一大?#25319;?br />  草!
  汪总终于怒了。
  没看到时,以为只是推推搡搡的冲突,亲眼看到,那明明是两个拉偏架、一个亲子动手的群殴。
  可以说,今天宋辰就是因为维护自己而挨的打。
  一眼看到脚边有个篮球,汪大少一脚抽射,把篮球踢向那个矮个子,暴喝一声:“松手!”
  准星有点歪,篮球在矮个子身后?#24187;?#22806;呼啸而过。
  但是受此一惊,几个?#37221;?#20110;松开宋辰。
  小舅子当真是个狠人,挣脱开以后,一声不吭,闷头蹿过去就是一大脚,直接踹在矮个子的后腰上。
  直接踹个跟头。
  ?#23433;藎 ?#30702;个?#20248;?#22312;地上怒吼,“给我恁死他!”
  经济班的男生全都跟着汪言冲了上去,但是还没等真正接上,身旁又围过来一群体育生。
  ?#38712;?#20040;着?女生堆儿里?#30007;?#40481;?#22871;櫻?#24819;跟爷们练练?!来啊!”
  打头的是个190以?#31995;?#22766;汉,不晓得是练什么的,反正块头很惊人。
  经济班的男生不由面面相觑,气势一泄。
  人数不?#21152;牛?#20307;型和力量更是没法比,搁谁都虚。
  汪言不虚。
  悍然顶在最前面,直奔宋辰:“?#20540;埽?#20320;没事吧?!”
  矮个子才被扶起来,没人拦着,让汪言一?#21568;?#23435;辰拽到身后。
  “汪哥,我没事!”
  宋辰抹一把嘴角,抹出一手血,应该是牙龈出血或者口腔擦伤。
  另外就是眼眶附近有一块青痕,头发?#34892;┞摇?br />  小帅哥今天出人意?#31995;?#30828;气,一口血痰吐到地上,继续狠戾的瞪着对方。
  “行了,接下来的事情是我的了。”
  汪言拍?#30007;?#33285;子肩膀,转头望向矮个子。
  “你要陈晓鸣是吧?#35838;?#21548;?#30340;?#20170;天是冲着我来的,现在我就在这儿,来,想怎么着?!”
  陈晓鸣是旅游一班的大一新生,跟汪言同时上英语大课,见识过汪大少的风采。
  要说心里一点不虚,那不可能。
  但是眼下,人多势众,那一大票体育系的哥们,给了他巨大的底气。
  “汪言,我们是打篮球起的冲突,哪儿显着你来了?你一个经济班的班长,跟我们旅游和体院的哥们装什?#21019;?#23614;巴狼?!”
  态?#35748;?#24352;,显然是不打算服软,却又不肯认账。
  汪言明白陈晓鸣的态度,顿时懒得再和对方掰扯,嘴皮子磨碎都磨不出结果,何必费那力气?
  深深凝望对方一眼,冷笑点头。
  “?#23567;?#21644;你,我真没什么好说的,等你父母?#21019;?#29702;吧。”
  言罢,转身就要撤。
  “我们走,回去上课。”
  雷声大的来,雨点小的走,却是最为成熟的做法。
  除非带有深层目的,否则,动拳头,永远都是下策。
  带着一群同学打群架,更是下?#21671;?#30340;下策。
  然而汪言想暂时性的息事宁人,换个层面?#21019;?#29702;,陈晓鸣却急眼了。
  在?#30475;?#30340;学生思维里,牵扯到?#39029;ぃ?#27604;挨顿打还难受。
  这货原本也不是什?#21019;?#26126;人、理智派,当即?#29942;?#22823;骂:“嬲哒你屋里的娘类!汪言你特么少?#22871;?#19968;点B钱就跟老子装哔!你是莫子卵囖?就尼玛的晓得告学校找?#39029;ぃ浚 ?br />  一堆星城方言喷出来,汪言听不太懂,却晓得是爆粗骂人。
  心里十分愤怒,却仍旧硬生生?#22871; ?br />  ‘你是班长,是?#20540;?#20204;的主心?#29301;?#20320;得为大家负责!’
  作为领袖,就该有忍辱负重的担当,懂得用最不伤害朋友的方式去处理问题。
  现在的情况,与帝都那晚截然不同。
  那次是自己顶在前面,心里有数,怎么浪都可以。
  现在是一整班的同学都在身后,打起来说不定要闹出多大的事。
  所以……忍!
  必须得承认,汪言在?#30007;?#27668;度城府方面,是越来?#35282;?#20102;。
  然而在场的都是年轻人,汪言能忍,有人不能忍。
  第一个爆炸的是宋辰。
  被大家?#28902;?#20026;小舅子的大帅哥,内心里十分敬重汪言,视之为榜样和力量。
  骂我可以,骂我汪哥?!
  “我草你大爷!”
  暴喝一声,铁头娃似的冲了上去。
  汪言根本都没?#20174;?#36807;来,宋辰就直奔陈晓鸣而去。
  紧接着是松鼠,?#20658;?#38453;脱逃”的耻辱就像刀子扎在心上一样,现在叫来同学,还忍个灯笼?!
  “干他娘的!”
  然后是川娃,从头型到长相到身材,悍气十足,虽然服了汪言,却始终一腔袍哥热血,是303寝室里真正的狠茬子。
  如玉……
  如玉是个废物,但终归是个东北废物,在不能骚、应该干的场合,一点不差。
  “你特么瞅?#21486;浚 ?br />  嗷唠一嗓子,直奔陈晓鸣身?#38405;?#20010;之前拉偏架的队友。
  人家190,如玉170,然而顶上去以后,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对面的体育系男生都懵了。
  女生堆儿里的娘炮预备役,怎么突然这么凶?!
  一半人拉架,另外一半跟经济班男生推推搡搡,只差一丢丢,就是全面开战的节奏。
  正?#39029;?#19968;团的时候,门口又冲进来两拨人。
  何苗苗、小a小b,三个旅游班女生和好多旅游班男生。
  白子姣、楼楼,经济班女生。。
  “汪言,别打架!导员在外面,说是马上往回赶!”
  “汪言,别理会那种精神病!”

疯狂赌徒2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