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冰与火之雪诺大人是反派 > 第一百零八章 驶向家乡的孤舟

  铁群岛与龙石岛一样,分别地处维斯特洛大陆中部的两侧,飘摇在海中保持着终年的寒冷?#31508;?#26085;复一日,年复一年。
  区别是,龙石岛邻近狭海,越过狭海,就是自由贸易城邦,而向西行驶不过数日,就可到达君临。
  而铁群岛却在维斯特洛大陆的西北部,土地贫瘠之余,北上是忠于史塔克的?#26412;常?#21335;面隶属兰尼斯特的凯?#39029;?#21450;西境领地,其余方位则皆是一望不知千里的浩瀚大海和未知大陆。
  这片群岛的人以葛雷乔伊家族为尊,奉行着族语“强取胜于苦耕?#20445;?#24178;的是杀?#31456;?#25504;的行径,在海盐王巴隆葛雷乔伊的带领下,信奉着淹神,靠海吃海,以海盗、渔民来营生。
  早在十一二年前,巴隆起兵自立为王,遭到了史塔克的镇压。他的长子?#24043;?#25509;在此次镇压中丧命,唯一存活下来的年幼三子被送去了临冬城,以?#39318;?#36523;份长大。
  这第三子,便是席恩葛雷乔伊。
  此刻,席恩站在议事厅上,正和父亲对峙。
  “你为什么和兰尼斯特合作?你放任他们去临冬城!那里现在?#25381;?#32769;弱妇孺!布兰和瑞肯还是孩子,布兰连弓箭都还握不住!珊莎更是个柔弱的女孩子!父亲!”
  铁群岛土地贫瘠,所谓的议事厅,也不过是一块稍微大些的房间,里面堆砌着壁炉和一些闲散的卷轴书架,还?#34892;?#27494;器。以及几张用来商议阵地的桌椅,比起临冬城的规模?#23545;?#19981;及。
  但这不是重点。
  临冬城的壁炉永远有着温暖的火焰。
  而铁群岛……席恩看着壁炉里烧的时而旺盛时而微弱的火焰,心中只觉凄然和陌生。
  那火焰微弱?#20445;?#26377;奄奄一息的脆弱?#26657;?#32780;火焰盛大的时候,却又格外显得咄咄逼人,危机四伏。
  这里的火焰远?#25381;?#20020;冬城的壁炉来得温馨明亮。
  他觉得?#34892;?#34394;弱。
  ?#24052;?#30340;海浪声卷着暴风雨的呼啸而来,拍在玻璃窗上,发出阵阵声响,压过了席恩?#34892;?#34394;弱的声音。
  日前有一搜快船行经铁民湾,船上悬挂着?#29642;?#33394;船帆,上?#34892;?#29422;纹章,一看便知是兰尼斯特家族的人马。
  而巴隆却并未出兵,须知在海上作战,无论是经验或人数,都显然是铁民的优势。
  席恩起初?#24187;鰨?#20294;很快就知道了父亲的用意。
  当阿莎·雅拉·葛雷乔伊迈着修长的双腿走进了议事厅,一边调侃似的说着詹姆兰尼斯特?#20154;?#24819;象中的更加英俊些,一边很?#36139;ǎ?#20182;们拿下临冬城,只不过是易如反掌之事,席恩这才明白,原来一切不过是一场交易。
  泰温兰尼斯特虽然因为琼恩雪诺的关系放他回了铁群岛,却也不过是?#28526;?#20570;了个顺水人情,而此刻,他派了詹姆兰尼斯特带了百余人的精兵,要攻下空无兵力的临冬城,的?#20961;?#38750;难?#38534;?br />  思及从小到大和自己情同手足的罗伯,席恩格外抗拒。
  哪怕是刚刚被兰尼斯特押送回到铁群岛?#20445;?#31449;在阔别十一年的生父面前,只得到一声漫不经心的轻嗤?#20445;?#20182;也未尝有这样急切悲怒的?#37027;欏?br />  而巴隆则在见到雅拉的时候才会笑笑,反而是对席恩这个亲子,提防得如同敌人。
  一如此刻。
  雅拉迈着稳健而敏捷的步伐走进了议事厅,她看着席恩,露出一个轻视?#26432;?#30340;微笑。
  “我亲爱的弟弟,你被史塔克家圈养得太久了。和兰尼斯特合作,虽然是与虎?#36924;ぃ?#20294;是对?#26412;?#20154;的?#39029;希?#23601;是对淹神的背叛。”
  她盯着席恩看了一眼,?#34892;?#36731;蔑地说道,“在临冬城待得太久,你已经不再像一个铁种了。”
  说完,她走到巴隆身边,自信满满地笑着,?#20843;?#28982;临冬城易守?#21387;ィ?#20294;是他们应该不会驻扎太久。等到兰尼斯特们乘船回来,我们就去围住他们的船,劫走珊莎史塔克,以?#20843;?#30340;两个弟弟。到时候,?#26412;?#20043;王?#23769;?#19981;得不与我们谈条件,兰尼斯特也一样。”
  席恩?#23721;?#32622;?#35834;?#30475;了雅拉一眼,“你要同时得罪西境和?#26412;常?#21490;塔克和兰尼斯特虽然已经势同水火,但是无论哪一家都不是你可以轻易得罪的。更何况整个?#26412;?#29616;在都同仇敌忾……”
  “哦,闭嘴吧,你这个孬种。”巴隆鄙夷地看着亲生儿子,觉得既陌生又厌恶,“从你被送去和那群?#36731;?#23376;一起长大我就知道,你这辈子也不会再是一个铁种了。”
  他不再多看席恩一眼,转身带着雅拉离开。
  经过席恩身边?#20445;?#20182;甚至连一个侧目或不曾留给自己多年不见的亲生儿子。
  席恩不甘地望着生父离开的方向,发出了?#34892;?#21696;伤且愤怒的叫声。
  “我之所以是现在这个不像铁种的样子,是因为你当年发动了你无法承受后果的愚蠢战争!这一次,你?#24544;?#37325;?#29238;?#36761;吗?!你打算派谁再去什么地方做人质?雅拉?你自?#28023;?#32418;堡?凯?#39029;牽俊?br />  巴隆葛雷乔伊被触及痛脚,冷漠阴沉地回过头,定定望着席恩。
  片刻后,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把这个史塔克养大的小子关起来,?#20154;?#24605;考清楚了自己到底是哪里人再放出来。”
  几个水手装扮的人走了进来,架着席恩往“卧?#25671;蓖闲小?br />  席恩委屈且愤怒,“你们不过是我父亲的随从,我是铁群岛的继承人!你们!怎么敢?!”
  他在红堡被关押了一阵时日,早已经精神萎顿至极,好容易被送回了所谓的故乡,不想送来了铁群岛,也只是被当做无用之人冷眼以待。
  哐啷——
  “继承人不会十几年不回来看一眼,铁民的领袖永远不会付金子,他付铁钱。”
  席恩像犯人一样被关进了铁群岛?#31508;?#38452;冷的房间之?#23567;?br />  他怔怔望着早已陌生的环境,这里的一切都和他当年离开时一样,只是,这些环境再也不属于他。
  此时此刻,他和在君临时无异,都是被关?#28009;?#26469;的囚犯。
  区别不过是铁群岛的人嘲笑他懦弱,而君临的人嘲笑他站错了队。
  他幻想了一下,假如自己被送回了临冬城,面对的将是什么光景。
  鲁温学士会欣慰地?#38431;?#20182;回家,而珊莎会腼腆温柔地向她微笑。
  他是那样怀念临冬城温暖的炉火。
  无论何?#20445;?#20182;都不会在临冬城感受到孤独。
  忽然便想起来,在他从君临被押解送回铁群岛之前的最后一个夜晚,琼恩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他?#26159;?#24681;为什么会救自己。
  明明曾经是那样不睦的两个人。
  “席恩葛雷乔伊,”拥有一头黑色卷发的青年轻声开口,神色疲倦、沧桑,却格外持重,“在临冬城长大,虽?#24187;挥?#20896;以史塔克的姓氏,但是?#26412;?#30340;血液流淌在身体里,你我皆然。”
  彼?#20445;?#29756;恩雪诺看着他,竟有几分与奈德相似。
  那张月下瘦削的脸格外清晰起来,席恩终于明白过来,虽然他姓葛雷乔伊,但是他真正的父亲,早已死在了君临。
  他永远不是一个铁种。
  并且,他无所谓。
  ?#24052;猓?#39118;浪拍打着海岸。
  一下、又一下。
  终于在第数十下的时候,窗户彻底破裂,席恩拖着虚弱的身体,翻出了?#24052;猓?#36814;着风雨?#24590;?#22320;登上了海女表子号——一艘小到可怜,极为不起眼的小船。
  他的手颤抖着解开绳索,向北驶去。
  风雨渐盛,席恩葛雷乔伊?#34892;?#21457;抖,他喃喃自语,有一种病态的激动,?#38712;?#24212;该这样做的……我的家在临冬城,我要回家去了……”
  孤舟在雨?#26657;?#39128;摇向北而去。

疯狂赌徒2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