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界蛮族之王 > 97 鲸吞 二

  与斯维因交谈之后,泰达米尔直接让人将吉尔吉斯押到了他的面前。
  吉尔吉斯被押送过来的时候,显得?#34892;?#22833;魂落魄,他似乎是得知了霍奇森败亡的消息。
  “知道我找你来是干什么吗?”泰达米尔淡然问道。
  吉尔吉斯闻言,脸色惨白,匍匐在地,颤声道:“首领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吉尔吉斯一定尽力去办,只希望首领能给我个活命的机会。”
  泰达米尔笑道:“活命的机会眼前就?#26657;?#21482;是不知道你有没有本事争取到。”
  吉尔吉斯闻言,原本颓然的神情顿时显得振奋,忙说道:“首领只管说,吉尔吉斯一定竭尽全力去办。”
  泰达米尔满意的点点头,这吉尔吉斯自从被他抓住,一?#31508;?#22270;烈在看管,以图烈的个性,他怕是没少受折磨,此时丝毫没有以前交手时的狡诈油滑。
  “我要你去招降整个奎利安领,你能办到吗?”
  吉尔吉斯闻言一愣,似乎是明白了泰达米尔的意图,脸色顿时铁青,?#32842;?#21322;晌不敢应答。
  ?#38712;?#20040;,不愿意?”泰达米尔冷笑。
  感受到泰达米尔言语中的杀气,吉尔吉斯全身一颤,忙又匍匐在地,大声道:“我愿意,愿意......只是我虽然是霍奇森的子嗣,但只是私生子,部族中还有很多头目对我并不顺从。”
  这一点斯维因刚才已经?#21534;?#36798;米尔点明,吉尔吉斯作为私生子,在部族中地位低下,形同奴隶,如果阿克曼没有战死,他恐怕根?#20037;?#26377;驻守寒风领的机会,更不会被霍奇森看做继承人。
  不过也正因此,斯维因认为这样控制起来才方便,也杜绝了吉尔吉斯返回领地招降的时候号召整个部族反戈一击。
  “这些你不需要担心,我自然会帮你铲除那些不顺从的力量,不过需要提醒你一件事,虽然我和你们奎利安人并不是宿?#26657;?#20294;如果你没有成功,那为了避免你的族人记恨,我只能亲率人马将你们族灭,到时候,你也就没必要再回来了。”
  “我知道了,知道了......”吉尔吉斯脸色惨白,僵在地上背脊发凉。
  族灭,是冰原上部落战争中败亡的一方所遭受的最悲惨的命运。一旦奎利安人被族灭,即使有漏网之鱼,也都会沦为流浪者或野盗,在这苦寒的冰原上,被族灭的部落消亡是迟早的事情。
  部落的传承对于冰原人而言,已经深入到了骨髓之?#26657;?#21363;使是像吉尔吉斯这种最为自私自利的人,也对部族的灭亡怀有深深?#30446;?#24807;?#23567;?br />  泰达米尔最后的言语显然是在威胁,但是自从吉尔吉斯与泰达米尔交手后,内心对于泰达米尔的畏惧没有一天消散过,所以他丝毫不怀疑泰达米尔行动的能力。
  “你先下去吧,我让人给你准备了一间屋子,你不用再住地牢了,至于具体的行动时间,过几天?#19968;?#27966;人通知你的。”见吉尔吉斯顺利的答应下来,泰达米尔心中暗喜,脸上却依然神色沉静,淡淡说道。
  吉尔吉斯闻言,这才回过神,忙说道:“首领?#30446;?#24936;,吉尔吉斯一定会?#27492;?#22238;报。”
  吉尔吉斯?#27492;?#22238;报泰达米尔是不指望的,但能不能一举鲸吞奎利安领,就看吉尔吉斯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了。
  吉尔吉斯?#39034;?#22478;堡,果然有一个银盔谷战士在门外?#32676;潁?#30475;到他出来后,直接带着他朝着事先准备的屋子而去。
  此时已经深夜,凉风习习,吉尔吉斯只感到彻骨冰凉,这才发现身上冒出了冷汗。
  他现在?#37027;?#20116;?#23545;?#38472;,起初听?#20132;?#22855;森战死的消息时,他感到无比惊恐与震撼,觉?#31859;?#24049;也必死无疑,当泰达米尔召唤他时,那种惊恐已经到了极限。
  想不到现在他却活下来了,这原本足以让他在心中窃喜,可泰达米尔的要求,又让他感到棘手。
  照办,他将?#26188;?#22862;利安部族的叛徒,不照办,则他必死无疑。
  他不想背?#21495;?#24466;的恶名,更不想死。
  但仔细权衡之后,他终究还是认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而且部族如果真被泰达米尔族灭,那奎利安之名?#24466;?#24443;底从这荒寒之地消失,这?#26432;人?#19968;个人死惨烈无数倍。
  在晚风的吹拂下,吉尔吉斯的?#37027;?#36880;渐平复,他仔细一想,霍奇森败亡之后,他和他的族人其实已经到了生?#26469;?#20129;的时刻,荒寒之地上想要族灭他们的部落和力量多如牛毛,天炉人恨他们,红月?#32676;推?#20182;部落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奎利安部族降服泰达米尔首领,似乎反而成了唯一的出路。
  至于反抗,他不敢想,连他那个冷酷无情的父亲,也死在了泰达米尔的手?#26657;?#20182;自认不是泰达米尔的敌手。
  说起来,吉尔吉斯的面容本身是很英武的,但是因为瞎了一只眼,他整个脸刻就变得无比狰狞,而泰达米尔不知道的是,吉尔吉斯这只瞎眼,和他也有一些渊源。
  ?#32972;?#38463;克曼带人围攻东方哨所,泰达米尔与?#32423;?#33778;德联手击破阿克曼,那时候吉尔吉斯就在阿克曼的大军之?#23567;?br />  他看出了泰达米尔和?#32423;?#33778;德败得诡异,曾提醒自己那个愚蠢的哥哥不要大意,没想到最终阿克曼还是中计败亡,而他因为没有跟随阿克曼进城,逃过了一劫。
  不过后来霍奇森得知阿克曼的败亡后迁怒于他,认为他临阵脱逃,刺瞎了他一只眼睛作为?#24466;洹?br />  他?#24895;?#20146;的残暴和冷酷敢怒不敢言,只能将这份怨恨转嫁给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32423;?#33778;德?#21534;?#36798;米尔。
  那时起他的内心深处就深深的印下了泰达米尔的名字。
  ?#32423;?#33778;德被霍奇森设计捕杀,吉尔吉斯心中的怨恨,自然就全部转移给了泰达米尔。
  不过吉尔吉斯虽然因此失去了一只眼睛,却也因为阿克曼的败亡而得到了崭露头角的机会。第一次是带人追杀泰达米尔。
  结果很明显,他铩羽而归。
  那一战后他开始察觉到泰达米尔?#30446;?#24597;,深感不可?#26657;?#20110;是主动向霍奇森请命镇守寒风领,也算是躲在后方安全地带,结果想不到泰达米尔会突袭寒风领火烧屯粮。
  这一切都如同冰雪女神早已命定,让他对泰达米尔又恨又怕,现在泰达米尔连他那冷酷残暴的父亲都给杀了,他内心的那股恨也再不敢冒出一丝,剩下的只有怕。
  打也打不过,战也战不赢,要么死,要么降,对于他而言,二者选一,这个选择并不困?#36873;?br />  三天之后,泰达米尔的命令传达下来,他将跟随泰达米尔手下最信重的人?#38121;?#26684;桑大人一同前往奎利安领招降领民。

疯狂赌徒2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