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武踏行 > 十一过往

  江七牙一惊,人家?#32842;?#36156;再缺德也只是动陪葬品,但这死气沉沉的金摩黎竟然要尸体!可看其神情却没半点波动,不像在说假话,心里不禁发怵,要死人能有什么作用?
  江七牙说道:“你?#22312;?#27494;功了得,又已在这大墓之?#26657;?#19968;个尸体?#38405;?#26469;说岂不是唾手可得?何必还要我这个没用的残废?”
  金摩黎望向那只青石大蛇,语气?#34892;?#38452;阳怪气,说道:“女武圣的大墓岂是轻而易举就能得手?”
  江七牙又是一惊,眼里精光连闪,当今武林以八大?#25490;?#20026;首,各大?#25490;?#25484;门无不拥有通天彻地的武功绝学,可即便如此,能达到武圣这般境界的却只有区区三人。分别是:
  第一‘道武’流派:流寅道场掌门,安一川。
  第四‘医武’流派:元虚木藏宫宫主,禾木。
  第五’毒武‘流派:铁桥楼掌门,薛芝瞳。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于是反驳说道:“武林之中有武圣之称的宗师只有三位,且都是男人,哪有什么女武圣?”
  哪知金摩黎神色不屑,淡然说道:“无知,武林之大,英雄宗师数不胜数,岂是八个?#25490;?#23601;能概括了的?你可知百年前,道、诡、机、医、毒、炼、暗、兽这八家流派形成?#25490;?#20043;前还有拳、乐、女三家大派?”
  江七牙暗惊,连连摇头道:“那倒确实不知不晓,如此说来这大墓里的是那三家之一的女武圣?”
  见江七牙摇头自承无知,金摩黎才冷哼一声,向前走了几步,从墙角处拿起一根火把,也不见他取出火折点火,而是空手向火把上那油布猛的一擦,顿时火焰腾起,竟是燃了起来。
  多了根火把,墓里的漆黑便淡了一分。金摩黎看向江七牙说道:“既然你我已经在这大墓之?#26657;?#26465;件也都说的明了,一些原委我便讲给你听,你好放心全力助我。”
  江七牙说道:“洗耳恭听。”
  金摩黎走到那面毁坏的石雕巨鹰旁,开始说道:“八大?#25490;?#24418;成前,拳武、乐武、女武三家武学流派鼎立武林,其中拳武流派和乐武流派都有一位武圣坐镇。而女武流派的最大门宗金风化雨楼却没?#26657;?#25484;门苍蓉曼不论如何也都无法达到那武圣之境,因此女武流派的弟子没少受过其他?#25490;?#30340;气,可又无可奈何。”
  江七牙说道:“女武流派是不是都是女子?”
  金摩黎冷眼瞧了一眼江七牙,也不回答,继续说道:?#23433;?#33993;曼是个武学天?#39318;?#36234;的女子,虽然?#31508;?#27809;有达到武圣的境界,但她那时只才三十岁而已,以她天资若在修?#37117;?#21313;载,武圣之境定也能水到渠成,可是在她三十岁时,遇到了同样武学天资不凡的华九竹……”
  说道这里,金摩黎也寻了一块残石坐了下来,继续说道:“华九竹是个男子,却想要入那只有女人才能入的金风化雨楼,那时传了出去成了整个武林都会嘲笑对象,而且金风化雨楼也不见得就会收他这样的男人。不出意料,金风化雨楼立马便将华九竹拒之门外。可华九竹却不死心,多次上门说理,还扬言不收也行,只要苍蓉曼能把他打败,他立刻滚蛋,绝不再上金风化雨楼一步。苍蓉曼那?#31508;?#20040;地位?女武流派门宗掌门,仅次于拳、乐两派武圣的女武人,怎会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杂鱼动手。”
  江七牙立刻催道:“然后呢?然后呢?”
  金摩黎说道:“可令整个武林意外的是,苍蓉曼竟然答应了华九竹的约战,并?#19968;?#35774;立了比武大会。”
  江七牙听后大喝道:”这苍蓉曼是想要杀鸡儆猴。”
  火把烧的噼啪一声脆响,两根火把摇曳的火光在两人脸上胡乱摆动。
  金摩黎却没多大的情绪波动,依旧淡然说道:“那场比武大会半个武林都过去了,金风化雨楼门庭若市,人满为患。好在金风化雨楼威名远扬,人多但也没有多少敢闹事的,平静的到了比武大会开启的那天。”
  “那天拳武流派孙如意和乐武流派章良两位武圣都到场观战,比武的擂台更是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苍蓉曼在众多女武人的簇拥下出现。三十年纪的苍蓉曼拥有一张十四五岁少女的绝世容颜,那真是如同仙女下凡,引得在场不论男女都呆了。”
  听到这里江七牙心中一惊,暗道:“三十岁却是一副十四五岁的容颜?莫不是……”
  金摩黎又说道:?#23433;?#33993;曼到了擂台之上,可放眼望去却哪有半点华九竹的影子。那时整个比武大会都沸腾起来,无一不在耻笑华九竹没有胆子,爱做大尾巴狼临阵脱逃。可就在众人一?#27604;?#20026;——华九竹害怕不敢?#38712;?#20043;时,一道黑影闪过,擂台之上竟是华九竹笑吟吟的站在苍蓉曼对面。众人耻笑的声音骤停,苍蓉曼脸露寒霜,没等说上几句话便直接出手打了起来。众人以为一招就足够结束的比武,不料一动手就打了上千?#26657;?#24182;?#20063;?#33993;曼竟是越打越是落入下风,反之华九竹虽然也不轻松却到底是个男人,体力耐力都在苍蓉曼之上,又是几百招的功夫,二人狠拼一?#26657;?#32467;果均是大退开来,苍蓉曼退了十三步,而华九竹退了十步。”
  江七牙猛的一拍手,叫道:“这是华九竹赢了!”
  金摩黎摇头,说道:“华九竹输了,他退了十步后本能站稳,可却是往地上一躺,如此一来自然就是站着的苍蓉曼胜了。”
  江七牙莞尔一笑:“这华九竹倒是个聪明人,证明了自己而又不让苍蓉曼失了身份。”
  金摩黎冷笑一声,说道:“在场的武林中人又不是傻子,华九竹放水岂会看不出来?可哪想拳、乐两武圣却站起身来认同了苍蓉曼获胜。”
  “这是为何?”江七牙不解,堂堂武圣该不会因为苍蓉曼身份而故作偏颇,况?#19968;?#26159;两位。
  金摩黎没了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而是站起身来踱步走到石鹰残骸中间,只听一声低喝,抬掌朝便那残骸上猛的拍下,闷响传来,那青石雕刻的石鹰残骸顿时裂出了一条细缝。
  江七牙一惊,他见过金摩黎曾抓石头好似抓海绵一般容易,可这石鹰残骸的青石却只裂出一条细缝,可见这墓里的石头得有多么坚固。

疯狂赌徒2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