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枚圣文字 > 第一百二十七章,直面蓝染

  如非必要,武越也不想变得这么贪,见到什么?#26522;?#35199;都想抢到自己手里,这么干的话,总有一天会惹上大麻烦的。但是?#35805;?#27861;,友哈绝无可能给他留下足够的成长时间。
  依照原著剧情来推算,从无形帝国全面进攻尸魂界开始,到友哈吞噬掉灵王,前前后后不过一个月左右。而现在,友哈又对他起了不小的警惕,这个时间很可能会大大缩短。
  要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拥有足以对抗全知全能的力量,武越表示,老子不去抢还能怎么办?
  “妈的,都是被这群该死的二次元土著给逼的!”
  武越在心里狠狠咒骂了句,转而用余光瞄了哈斯沃德一眼。
  ?#20160;?#23545;哈斯沃德无端释放?#36924;?#24594;火中烧,?#19978;?#22312;,心里不禁有些小庆幸,要是哈斯沃德没有出面阻止自己,等待他的大概率是友哈的降临了!
  到那个时候,武越除了强制回归以外,再无别的路可走。
  然则,旧的问题尽去,新的疑惑又冒了出来。
  既然哈斯沃德早已察觉到自?#20381;?#22823;在旁窥视,为何不早点提醒自己?反而用那?#30452;?#21150;法来拖延时间?
  当然,武越也理解,哈斯沃德作为友哈的左膀右臂,他也有自己的苦衷,不可能像蓝染那样直白的告诉自己真相,但隐晦的暗示几句总该没什?#21019;?#38382;题吧?
  想到此处,武越蓦地心里一突,难道说因为自己的缘故,友哈连哈斯沃德也不再信任了?
  这么算的话,岂非是我连累了他……
  对面,蓝染讶异的瞅着武越跟哈斯沃德,自己都把话说的那么直白了,为毛这两个?#19968;?#19968;个比一个平静?完全没有被人暗中窥伺的愤怒。
  他当然猜不到武越跟友哈的复杂关系,实际上根本不用他亲自出面使什么离间计,武越为了活命,注定会跟友哈来一场中单solo。
  唯一的区别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对武越来说,他自然期望跟友哈的战斗来的越晚越好,但这场博弈的主动权不在他手里,具体什么时候翻脸,要看人家的?#37027;欏?#30446;前武越所能做的只有想尽办法提升实力,同?#26412;?#24789;友哈的突然发难。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如何对付友哈,而是怎么过蓝染这一关。
  武越收拾?#37027;椋?#37325;新将?#25239;?#38145;定在蓝染身上。
  进化以后的蓝染形象大变,原本一头棕色的短发变长了许多,披散在两侧的肩膀上,末端一直延伸到腰部。
  身上穿着一袭纯白的修身长衣,衣领高高竖起,带着紫金镶边与内衬的长长下摆盖过膝盖,随风轻轻拂摆,双脚蹬着一双纯白靴子。
  整体上看显得极其优雅,散发着一股偏?#34892;?#30340;怪异美?#23567;?br />  在蓝染的胸口正?#34892;模?#19968;颗湛蓝色的珠子光华隐晦,周围有?#38477;?#34013;?#20185;?#30340;纹?#28902;?#21313;字状拱卫着珠子。
  不用猜也知道,那东西必然就是崩玉无疑了!
  不管蓝染变成什么样子,哪怕变性成小姐姐也跟武越没多大关系,他真正在意的是对方展现出来的恐怖灵压。
  单单只是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身体自然散发的魂动搅动着周遭的天地,片刻也不得安宁。
  荡起的威压?#20013;?#19981;断地侵袭过来,隐隐有风?#23383;?#22768;在耳旁轰鸣作响。
  对峙的时间越久,越能感觉到这股无处不在的磅礴压力,武越?#36335;?#22312;这一刻置身于大海?#26657;?#25215;受着浪涛海啸的无边冲击。
  “难怪葛雷密会在战斗?#34892;?#24577;失衡,灵压上一直处于劣势状态,而?#19968;?#26159;极端的劣势,确实很难不令人心生烦躁。”
  眼下还未动?#30452;?#22788;于下风,待会儿要是打起来,一方面要全神贯注的应付蓝染,另一方面还要分出一部分灵力抵抗对方所带来的威压,想想?#22303;?#27494;越一个头两个大。
  ?#32842;?#29255;刻,武越忽然开口道,“你的部下死得快差不多了,不准?#22797;?#20182;?#25250;?#24320;么?”
  跑出大虚之森的灭却师跟大虚同样没有闲着,在葛雷密跟蓝染对峙的时候,又一次开始捉?#36733;?#26432;起来。
  实力上的绝对劣势令大虚们战的很?#37327;啵?#25968;量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直至现在,一眼望去已经看不到基里安级的大虚了。
  “有战斗就有死亡,这没什么好惊讶的,他们只是做了应该付出的牺牲,况且,我可没打算离开这里。”蓝染表情不变,?#36335;?#27515;去的那些虚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教人唇齿发冷。
  从大局上来讲,这场大虚与灭却师的战争并非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若非有史塔克、小乌等寥寥几个瓦史托?#24405;?#22823;虚在撑着,兴许会演变成一场屠杀。
  按理说,面对几乎不可能打赢的战争,蓝染应该明智的离开虚圈,耐心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才对,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主要原因在于,融合崩玉以后的他同样?#24825;?#30340;需要战斗!
  只有与强大的敌人战斗,才能令崩玉更快的理解自己的意志,从而向心灵所期望的方向进行引导,取得更大程度的突破。
  拥有想象力的葛雷密完全符合蓝染期望的那种对手,但稍显惋惜的是,长期在星十字骑士团里称王称霸,几乎找不到对手,令葛雷密的性格变得极端自?#28023;?#31245;微被蓝染用?#26434;?#21050;激几下便导致心态爆炸,走向了一条自毁之路。
  如今没了葛雷密,蓝染只得将?#25239;?#38598;中在武越身上。
  武越的灵压比葛雷密低了一筹,具体拥有哪种类型的圣文字,蓝染不清楚,但想来怎么着也不可能比想象力更变态吧?
  仅从这方面去比较的话,会觉得武越的实力远不如葛雷密,但见识过他变身白胡子,一拳震毁静灵廷的恐怖画面,蓝染可不认为单纯的灵压能说明什么问题。
  总而言之,这是个不管在他身上发生什么样的意外,都称不上意外的存在。面对他,任何的大意都会令自己万劫不复。
  “应该?多么令人心凉的词汇啊!为这样一位冷漠的主人卖命,想必他们即便死去,也不会感到安心吧。”
  武越抬手扶额,尽管从原著看得出蓝染?#21448;?#29983;为蝼蚁的冷漠性格,可当他真正面对时,仍然禁不住为之一怒。

疯狂赌徒2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