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枚圣文字 > 第六十七章,证明

  “浅野君,你在说什么?”卯之花烈问道。
  “没什么。”武越回过神来,笑道,“想要证明我所说的话其实很简单,只需要一瞬间就好。”
  卯之花烈闻言立刻面容一肃,隐含劝诫的道,“浅野君,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柔柔的话音仿佛带有一股慑人的魔力,惊得武越一个激灵,只觉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冷飕飕的,从后颈领口直往身体里灌。
  再看身旁的小姐姐,一双柔美似水的眼睛似开似闭,间或泛起些微精光,眼眶周围的阴影仿佛变暗了不少……
  这是要发飙的节奏么?
  武越尬笑着摆摆手,语速极快的道,“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又怎么可能当面说出来?请务必相信我……”
  “既然如此,那就请浅野君为我演示一遍。”卯之花烈右手无意识的摩挲着腰间的斩魄刀,面上却笑语嫣然的道,“不介意吧?”
  这一幕看的武越面皮狂抽,干咽了口唾沫道,?#26263;?#28982;……不介意!”
  讲真,他宁愿直面蓝染,也不愿跟眼前这位一言不合就激情对垒的小姐姐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卯之花烈后退?#35762;剑?#25670;出了个请的手势,武越也不?#25512;?#25260;手一抹,缠在手腕上的灭却十字化作一把蓝色光剑,顺手冲病床一剑斩下。
  哗!
  伴着剑刃带起的湛蓝光芒,病床整齐的被斩做两截,向?#35762;?#32763;倒在地上。
  “你做什么……?#21073; ?br />  乍见武越的二笔举动,卯之花烈倏地一惊,本能的想要阻止他,可话到半途却骇然发现,跟着病床一起摔在地上的蓝染的尸体竟然……完完整整,全无任何被砍伤的痕迹!
  卯之花烈带?#25490;?#27987;的疑惑上前几步,蹲下身,仔细检查刚才被武越斩中的地?#21073;?#26524;见上面一丝血迹都没有,甚至连身上的衣物都不曾有破损的迹象。
  是武越的剑太钝了,连衣服都砍不破?可那把剑分明整齐的将病床斩做两截!再者,卯之花烈可不认为能单虐队长级死神的武越,会连一具尸体都砍不伤。
  一个美得冒泡的小姐姐对着空无一物的空气揉揉捏捏,还摆出一副肃穆至极的表情,这一幕呈现在武越眼?#26657;?#24590;么看怎么滑稽,可实际上他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反而对卯之花烈由衷的感到敬佩。
  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下,假如武越在不知道剧情,不知道镜花水月的真?#30340;?#21147;下,是否能像卯之花烈这般,仅凭尸体上一些不寻常的端倪找到真相?
  很显然他没那个能力。
  “果然是这样么?蓝染骗了我们所有人!”
  卯之花烈将蓝染的尸体反反复复检查了两遍,过了许久才站起身,表情极其严肃的看向武越,问道,“你应该早就知道镜花水月的真?#30340;?#21147;吧?告诉我答案。”
  假如蓝染把他的斩魄刀搁在这里,武越用这种简单?#30452;?#30340;方法,基本不可能让卯之花烈看明白事实的真相,因为镜花水月可以顺着蓝染的心意,自主调节幻象的形态、质?#23567;?#27668;味、以及魂动。
  也就是说,即便武越一刀砍下去,呈现在卯之花烈眼中的尸体?#19981;?#39034;势出现一道伤口,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完好无损。
  ?#19978;?#22312;镜花水月不在这里,蓝染也就没办法及时的‘调节’卯之花烈所看到的影像,从而将尸体真正的一面彻底暴露在她面前。
  “它的能力是完全催眠。只要看过一次镜花水月的解放,就会被它给催眠,你眼睛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甚至灵压感应到的,都是蓝染想让你感觉到的东西。”
  “就比如眼前这东西……哦,在我眼?#26657;?#23608;体其实根本不存在,那只是一团空气,什么也没有,但是在被催眠过的你眼?#26657;?#37027;里分明有一具尸体,属于五番队队长蓝染?#21152;?#20171;!”
  清冷的话音在殿内徐徐回荡,叙述着令人手足冰寒的残酷事实。
  卯之花烈瞳孔大张,失神似的道,“难道说,整个静灵廷六千余死神,都被蓝染催眠过了?”
  “听说他以前很?#19981;?#22312;别人面前展示始解,可就我所知,死神一般很少这样做,因为斩魄刀的能力暴露的越频繁,被针对的可能性就越大,现在想来,蓝染应该就是为了催眠其他人,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蠢事’吧。”武越装模作样的分析道。
  “以前的他确实?#19981;?#22312;我等面前展示始解,本以为镜花水月只是一把观赏性大于实用性的斩魄刀,通过雾与水流的乱反射,确实可以制造出美轮美奂的画面,没想到……”
  卯之花烈蓦然叹息一声,“从他屡?#25569;?#29616;始解这点来看,蓝染恐怕早就在暗地里计划着什么了,而且这个时间应该在很早以前。”
  武越站在一?#38405;?#40664;的维持自己的美男?#26377;?#35937;,留下时间给卯之花?#39029;了迹?#27809;有再开口的意思。
  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剩下的就让死神去头疼吧……
  不过,卯之花烈似乎没有放过他的意?#36857;?#24605;忖片刻,忽然道,“我不会问你从哪知道这些事,不过你得随我去一趟总队长室,将事情的始末跟总队长一一道明。”
  “哈?”
  武越满面错愕,下意识的拒绝道,“这怎么行?”
  前面还跟死神们打生打死,后面就跑去自投罗网?
  武越又不傻,这要是跟着花姐去了总队长室,谁能保证,迎接自己的不是在那下方最深处的无间地狱?
  卯之花烈好笑的嗔了他一眼,“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查出蓝染的目的以及下落,我们不会再追究你?#28872;?#30772;坏静灵廷的事。”
  “不!不?#23567;?#36824;是算了吧,你自己去也是一样的。”武越一个劲的摇头拒绝。
  即便不追究自己震毁静灵廷的责任,但前面将大白打个半死,后面又斩杀了东仙要,再加上吞?#20667;?#30340;三枚卍解……
  武越越想越觉得,自己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实际上,在灭却师退走以后,他已经在思考着要不要跟一叽咕一起返回现世,左右看这情况,死神跟灭却师暂时打不起来,呆在这里也没用,还不如躲在现世,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23567;?

疯狂赌徒2送彩金